爱美网

A张辉
发表于: 2015-10-15 10:14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     一个搞专业的人,一辈子主要混两个圈子,一个是专业的圈子,一个是单位的圈子。专业的圈子主要靠大会报告宣传自己。单位的圈子主要靠评职称合法宣传自己,这个意义比教授的帽子深远得多。

       如果我今年报正高了,跑了一圈,即使没过 ,人家都知道这货还发过两篇好文章,没看出来呀。如果我平时拦住别人宣传自己,还不被当神经病呀。

      人才遴选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高考,可以偏科,只要其他科足够强,有一门低一点没关系。第二阶段是考研,总分要高,但不能太偏科,要保证每门过线。第三个阶段是评高级职称,尤其副高是个大坎,要求科研,临床,情商三方面都比较强,不能偏科,如稍有偏科,其他方面必须得强大到夸张的程度才能弥补。

        副高意味着要独挡一面,可能下一步还要当科室领导,那就要和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,上级,下级,家属,机关。中国是个人情社会,如果你情商很低,和方方面面关系都很紧张,那么你负责的工作就会受影响,给单位带来损失。

        情商不是一种天赋,而是一种换位思考的态度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情商就及格了。己所欲,施于人,情商就优秀了。情商低的人一般是把自己的感受看得重,把别人的感受看得轻。

        科研对一个医院的学术地位还是很重要的,在美国,医生的最高职称是主治医师,只有大学的附属医院或挂靠医院,用大学的职称编制给医生晋升教授和副教授,只做临床的人很难有机会提高级职称。宾大附属医院就要求正高必须是MD和PHD双料,其实没几篇像样的文章,在这连个副高的岗位也找不到。费城儿童医院和波士顿儿童医院齐名,是美国顶级的儿童医院,医院本部有五栋楼,科研和临床各占两栋半,从面积上讲,科研部分更大些。

         搞不来基础科研可以做点临床科研,搞科研就要看文献,就养成了年轻人看文献的习惯,摆脱了我刚参加工作时师傅带徒弟的模式,那种模式是比较温馨,临床上手快,弯路走得少,但容易造成一代不如一代的匠人传承模式。医院的学术地位会逐渐下降。

         幸福的人有三种类型,第一种是制定规则的人,那是牛人,强人。第二种是服从规则的人,是有自知之明的人。第三种是选择换平台的人,是不愿意委屈自己的人,懂得放弃的人。

         不幸福的人只有一种人,既没有本事制定规则,又不甘心服从规则,还舍不得换平台的人,是纠结的人。

         人生苦短,不管职称过没过,至少让自己做个幸福的人,别做纠结的人,痛苦的人。

         青蒿素的发现有四位科学家贡献突出,难分伯仲,拉思克奖评委会让四位分别回答两个问题,一是谁应该得此奖,不用说都写的是本人,第二个问题是如果你不能获奖,这个奖应该颁给谁,有三个人写的是屠呦呦。

          屠呦呦获奖,和获奖后争议不断一方面说明公道自在人心,另一方面说明性格缺陷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争议和麻烦。所以我们一方面积极献言献策,使职称评审标准更合理,程序更公平。另一方面,能通过评职称这面镜子,找到自身的不足,也是很大的收获。
如何看待职称评审【西京医院心外科赵璧君教授原创】 - 爱美网 - image.jpg
跳转到指定楼层

主题 2336 | 回复: 35791

申请友链|小黑屋|无图浏览|手机版|网站地图| 

返回顶部
x

美答APP

网监备案|

GMT+8, 2019-10-20 20:07 , Processed in 0.074299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爱美网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( 陕ICP备05009796号 )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